八柱所居在东篱下的外沿十六桁则在其外沿的外

  美景也道:“西南方怀德、崇化、怀远三坊交给我了!但叫他落在我的手上,我叫他生不如死!”
 
    李鱼被踹得向前踉跄扑出三步,转过身来,闻言大喜,急忙上前道:“多谢两位姑娘仗义援手。我这就去褚将军府……”
 
    良辰美景齐齐一声尖叫,李鱼忙道:“两位姑娘无需惊讶,在下与褚将军有一番交情,虽说他正在守孝期……”
 
    李鱼说到这里,就发现两女神色有异,目光是越过他的肩膀,震惊地看向外边的。李鱼纳罕地回头看了看,什么都没有,其他几人此时正看着他们三人说话,也未发现什么。
 
    李鱼奇道:“怎么了?”
 
    良辰结结巴巴地对美景道:“你看到了?”
 
    美景用力点头:“有个血哧呼啦的东西从门前跑过去了!”
 
    两女对视一眼,齐齐跑向前去。
 
    李鱼急忙跟上,到了门口,众人往前方一看,就见夕阳之下,一个浑身浴血的背影,摇摇晃晃,堪堪跑至长街尽头。
 
    李伯皓奇道:“那是什么东西?”
 
    李仲轩道:“好像是个人诶!”
 
    李仲轩言犹未了,李鱼和良辰美景已不约而同地追了上去。
 
    刘啸啸这片刻的功夫,变化也太大了些,浑身浴血,更是形容难辨,连衣袍的本色都辨不出来了,夕阳下离得又远,三人一时竟也未认出他是谁来。不过这种时候,有这样奇怪的人出现,这个线索当然不可放过。
 
    刘啸啸当真是个狠人,失血过多,换一个人早该昏厥了,可他强大的意志却支撑着他依旧奋力地迈着步子,虽然他的眼前一阵阵地发黑,身上一阵阵地发冷,已经行将不支。
 
    他要撑下去,他不想死,他还有心愿未了,李鱼和龙作作还没有受到他应予的惩罚!而此时此刻,此情此景,除了赖大柱,他已无人可投,无处可藏!这时候,他的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逃到赖大柱那儿,他便逃出了生天!
 
 第302章 傲骨
 
    刘啸啸用尽全身的力气,拼命地向前“跑”着,眼看前方已经到了“东篱下”外沿扩建出来的一幢宅邸,正是赖大柱的所在,刘啸啸心中一宽,登时觉得天旋地转,再迈一步都重如身负泰山。
 
    他深知这是生死关头,不敢放松,强提一口气,冲上前去。这时,李鱼等人已然追上来。那门子正要关门,刚掩上半扇,探头看到一个血人冲过来,大骇之下,惊呼出声。
 
    刘啸啸向前一冲,脚在门槛上一绊,一跤摔进门里,因他没了双手,滚地葫芦一般翻滚了几周,已然站不起来。而他摔进门时身形一侧,李鱼已经看清了他的面目,正是刘啸啸。
 
    远远的,鼓声仍在响起,刘啸啸只觉耳畔听着自己的心跳声比那鼓声更响,几乎已经听不到外界的其他声音了,他嘶哑着嗓子,喊出了最后一句话:“速带我去,见赖大柱!”便昏厥了过去。
 
    “站住!不得擅闯!”
 
    赖大柱府上一群侍卫瞧见一个血人冲进来,以为有人上门闹事,已经提了兵刃冲过来,听刘啸啸昏厥前的竭力一喊,马上就有人扣着他的肩膀将他提起来,飞也似地向后宅奔去。
 
    李鱼等人赶到门前,刚要迈步进去,就被这群侍卫挡住了。
 
    李伯皓大怒道:“让开!你们要包庇贼人吗?”
 
    一个侍卫大喝:“你这鸟人是个什么东西,没看清楚这是赖大柱的地方吗?胆敢擅闯赖大柱的所在,你活腻歪了!”
 
    李仲轩提剑要闯,李鱼一把将他拦住,盯着那带头的侍卫,沉声吩咐道:“刘大哥!”
 
    刘云涛上前抱拳道:“小郎君!”
 
    李鱼道:“回去喊人,给我围了这里!”
 
    刘云涛答应一声,掉头就往西市署跑。
 
    四梁的办公所在居于“东篱下”,八柱所居在东篱下的外沿,十六桁则在其外沿的外沿,只隔一条街道。
 
    李鱼继承的是饶耿的位子,是兼代西市署市长职位的,居十六桁之首,与八梁所居一样,都是直接从“东篱下”延伸出来的建筑,相距并不远。
 
    西市现在已经敲响闭市鼓,行人商贾纷纷离开,但做为西市的管理部门,八柱各自打理一片,他们却是不会马上离开的,等行人与商贾离开后,他们是要巡视整个西市,进行最后检查的。
 
    之后还要留一部分人轮值,并不是说闭市之后整个西市全无一人。实际上,“东篱下”及附近两家客栈都是有人的,并不严格按照官方清市的标准执行。
 
    刘云涛匆匆赶回西市署,西市署的人尚未离开,因为将要闭市,原本游戈在外的人此时也都回了衙门,只等巡视完街市,该回来轮值的轮值,该回家的回家。刘云涛攘臂一呼,整个西市署顿时全被惊动了。
 
    李市长号召大家去围赖大柱的院子?
 
    众肆长、胥师、贾师等面面相觑,那些手下人则全都望向了他们,观其行止。
 
    大账房静默片刻,忽地越众而出,神色激愤:“赖大柱竟然纵人为恶,掳掠李市长妻子,国法不容、道义亦不容!我等忝为西市署一员,市长遭人欺辱,就是我等遭人欺辱,大家都是两个肩膀托着一个脑袋,何所惧之?安能被人骑在头上拉屎撒尿,此等事传扬出去,我西市署上下尚有颜面见人乎?老朽不才,愿为市长鼓而呼,虽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大账房说完,拔腿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