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彩88娱乐平台|进入

我这朋友与两位小娘子不慎中了他人暗器

- 编辑:admin -

我这朋友与两位小娘子不慎中了他人暗器

 
    掌柜的和伙计们不知去向,只有那个人站在弥勒佛像前,低着头,仿佛正在佛前聆听经纶。
 
    过了许久,他才抬起手,在笑弥勒的肩头轻轻拍了两记,徐徐地道:“我知道,你听得见,作作,我们又相见了。”
 
    佛陀体内全无声息,只有刘啸啸的声音。
 
    刘啸啸自嘲地笑了笑,道:“其实,你爹现在应该贻养天年,含饴弄孙了。我呢,则成为龙家寨的寨主,而你,则是寨主夫人,其乐融融,何等圆满。我想不通,我刘啸啸哪儿不好,你偏就看不上?”
 
    佛陀含笑,依旧不发一语。
 
    刘啸啸吁了口气,顺手拉过一把木匠做工用的长凳,在佛前坐下,一条腿踩在凳上,双手抱着,下巴搭在了膝盖上,神情幽幽。
 
    “你对不住我,对不住我啊,作作!你背叛了我,你居然赶我出龙家寨,你居然和别人有了孩子,你真真的对不住我啊……,你猜,我会怎么惩罚你呢?”
 
    刘啸啸扭头,凝视着佛陀的那张笑脸。
 
    那张笑脸之下,是作作泪流满面的脸,刘啸啸看不见,却似已经感觉到了。
 
    刘啸啸脸上露出了微笑,道:“我本想,杀了李鱼,把你带回陇右,只要你属于我,你爹再不愿意,又能怎么样?可惜,李鱼命大呢,居然没死,幸亏他没死,所以我才忽然想到一个对付他的更好的办法!”
 
    刘啸啸脸上带着笑,目中却泛着怨毒的光,仿佛他接下来的话连神佛听了都会感到惊恐,刘啸啸的声音压了下来,在那暮霭之下,闭市鼓声当中,显得阴恻恻的:“放心,我会让你生下孩子的。”
 
    刘啸啸阴恻恻地道:“你得活着,活着补偿你欠我的一切,你会变成我的女人,你的孩子,我会养大,如果是男孩,我会让他变成最下贱的人!如果她是女孩,我会把她好好养大,让她为你和李鱼,补偿你欠我的第一次……”
 
    刘啸啸说到这里,再度看向那笑脸的弥陀:“作作,你希望生个男孩、还是女孩呢?”
 
    龙作作口不能言,却能听得到。极度的恐惧已经笼罩了她的身心,自己的骨肉,她看得比自己的命都重,但此时,她却只希望她的孩子不要降生在这个世上,她能感觉到刘啸啸心中的怨毒,她知道,他说得出,做得到!
 
    “明天,我就带你离开西市,寻一个没有人找得到的地方。你放心,李鱼不会在很多年后才得到你的消息,我会时不时地给他送个信儿,告诉他,你是怎么像一个最下贱的女奴一般侍候我的,你们的孩子是怎么像一条狗似的被我养大的……”
 
    刘啸啸脸上挂着令人心悸的笑,轻轻抚着佛的头,说出的话,令人不寒而栗。
 
    佛,仍咧嘴畅笑。
 
    刘啸啸讥诮地道:“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这样的事你也容得下,这样的人你也笑得出。佛啊,要你何用?”
 
    一道冷冽的声音旋即响起:“要他,做屠魔的见证!”
 
    一道剑光,乍然亮起,杨千叶振剑而下,挟着红枣绿叶,卷向已然成魔的刘啸啸!
 
    (本章完)
 
 第301章 血中行
 
    刘啸啸大骇抬头,枣叶与红枣纷落,有乱花迷人眼的感觉。
 
    但夹在那绿叶红果之间的,却是一道凌厉的剑光!
 
    刘啸啸大骇欲躲,但这枣树能有多高,杨千叶又是弹腿疾速扑下,如何避得。仓促之间,刘啸啸身躯一晃,只能勉强避开头顶要害。
 
    孰不知,杨千叶正想要他这么做。杨千叶也是女人,虽然不曾为人母,可自幼缺少父母怜爱的她反而最是重视父母与孩子之间那种最血脉相连的亲情。耳听得刘啸啸如此恶毒无耻的话音,杨千叶真是气炸了肺,原就不想一剑便结果了他。
 
    刘啸啸这侧头一劈,正好把肩膀献出来,杨千叶一剑劈下,刘啸啸痛呼一声,一条左臂便与他的身体永远告别了,鲜血溅了弥勒佛一身,但佛陀仍旧弯目张口,笑容可掬。
 
    开口便笑,笑世上可笑之人!
 
    刘啸啸左臂离体,从那凳上跌下,右臂一扶地面,强忍剧痛撑起身子,翻身便逃。
 
    杨千叶剑锋一扬,追上两步,又是一剑,“噗”地一声,刘啸啸的右臂便也离体而去,登时变成了“人棍!”
 
    刘啸啸惨叫一声,片刻也不敢留,立即向前狂奔而去,只是骤失双臂,站立不稳,显得歪歪斜斜,沿途血迹淋漓。杨千叶剑锋一侧,正要追上再补两剑,将他双腿砍断,做成“人彘”,那掌柜的和三个伙计闻听惨叫,从库房中出来。
 
    一见这般情形,掌柜的登时大惊失色,他马上从门旁抄起一根桐油浸过又以麻绳缠头的棍子便冲上前来,其他三个伙计也返身从库房中各抄兵刃,飞奔出来。
 
    杨千叶恨极了这些灭绝人性的家伙,纵然他们逃走,又哪肯放过。此时龙作作还在佛像中,杨千叶不敢放手去追刘啸啸,便挺剑冲上,剑光呼啸,只交手数合,一个伙计便咽喉中剑,仰面倒下。
 
    剩下三人更加难以招架,掌柜的发一声喊,和两个伙计便往三个方向逃去。那掌柜的武功高明些,以桐油棍往地面上一撑,整个人一跃而起,翻上了屋顶。两个伙计分别逃向两厢,试图试图上房,结果先被杨千叶追及一个,一剑捅了个透心凉。
 
    另一个听到惨叫,心里一慌,明明翻上了房顶,却脚下一慌,又滑了下来,急忙以双手攀住瓦面,被杨千叶凌空一剑,那伙计登时觉得身子一轻,轻而易举地爬上了瓦面,这才发现,只剩了半截身子,肠子耷拉在空中。
 
    那伙计登时绝望地惨叫起来。
 
    虽然逃了一个掌柜的,杨千叶却不敢追,她抽身回来,绕着那弥勒佛像转了一圈,忽然一剑劈下,这一剑用力却是极巧,只贴合着粘合的缝隙一击,立时收力,那佛陀咧嘴笑着,喀喇一声,忽然分成了两半。
 
    原本瘫坐其中的龙作作失去依靠,摇摇欲倒,杨千叶急忙上前扶住。
 
    此时,龙作作依旧不能言,不能动,但豚毒毒性已经减弱,面部能做些微动作,她颤抖着嘴唇凝视着杨千叶,努力想道一声谢,奈何声带仍不受控制,唯有两行热泪簌簌而下。
 
    杨千叶瞧得心中惨然,忙弃了剑,抱住她身子,柔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你现在安全了!”
 
    ************
 
    李鱼和良辰美景被挂在网上,沿着闭市的鼓声前行。
 
    长安这街鼓,早上开坊门时要敲,晚上闭坊门时也要敲。
 
    东西两市闭市,早于街坊闭门,敲门六百槌。然后东西两市闭市。
 
    接着,长安四城击鼓四百槌,城门关闭。
 
    然后,各坊击槌六百记,坊门关闭。
 
    至此,宵禁开始,再无人行。
 
    如今还在西市击鼓闭市之时,鼓声不缓不急,稳而有力。鼓声中被抬而前行的一男二女,被沿途商家当成了一道风景,羞得良辰美景把脸埋到了李鱼胸前,只盼莫被人看清模样。
 
    裁缝店前,那裁缝收了摊子,正要锁门,听到身后动静,不禁嘘了一跳,吃惊道:“这是从哪儿网来的人?难不成世间真有鲛人之说?”
 
    李鱼破口大骂:“鲛人个屁啊,快借剪刀一用!”
 
    李伯皓上前唱了肥喏:“这位店家,小可这厢有礼了。我这朋友,与两位小娘子不慎中了他人暗器,被网子捆住,脱身不得。网丝缠身,又不便以刀剑切割,是以前来求助,还请借你剪刀……”
 
    他还没说完,自行闯进店铺抄了剪刀的李仲轩已经站在那里,“咔嚓咔嚓”地挥舞着剪刀道:“快抬进来!”
 
    刘云涛等人忙把网子抬进店堂,抻着鱼网让李仲轩剪网。
 
    伯皓翻了翻白眼儿,悻悻地踱了进云。
 
    这网子一剪,困在中间的李鱼最先脱困,马上跳出网子,喝道:“闭市在即,用不了多少功夫,城门也要关了,坊门也要关了,他们来不及出城,也来不及去远些的街坊,欲待隐藏,只有这西市之中,又或这周围相邻四坊。各位……”
 
    李鱼刚说到这里,刘云涛和康班主等掀着网子,让良辰美景两位姑娘也从里边爬了出来。两个女孩儿出来,头一件事就是齐齐飞出一脚,踹在李鱼的屁股上,将李鱼踹得向前一跌。
 
    良辰恶狠狠道:“整个西市,交给本姑娘了!只要人还在西市,我就叫他插翅难飞!”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