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彩88娱乐平台|进入

买卖的可不只是物这里有七八个人通称鼠

- 编辑:admin -

买卖的可不只是物这里有七八个人通称鼠

  赖跃飞也有些无言以对了,他说他只是网罗刘啸啸做个听用之人,乔大梁就抓住这“听用”两个字做起了文章,他现在若是承认乔大梁的话,那就证明刘啸啸该死,得交出去。如果不承认,那就等于变相承认自己才是刘啸啸的幕后主使,这……,这他娘的退也是坑、进也是坑……
 
    赖跃飞只好转头看向王恒久。
 
    王恒久正在“便秘中”,拉长着一张脸,一言不发。
 
    赖跃飞只好对乔大梁勉强笑道:“乔大梁说的是,在下不知刘啸啸与李鱼有仇,而不曾料到刘啸啸竟然阳奉阴违,利用我给他的权力擅自寻仇,坏了我‘东篱下’的规矩。这等人,我门下也是容不得他的,呵呵……”
 
    赖跃飞干笑两声,扬声道:“来人啊!”
 
    雾气绰绰中突然出现两道人影,赖跃飞咬着后槽牙,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把刘啸啸交给乔大梁!”
 
    两道人影一言不发,悄然而逝。
 
    乔向荣淡淡地瞟了赖跃飞一眼,便从他面前走了过去,一如王大梁初来时对李鱼的蔑视一幕:“不是交给我,是交给李鱼。冤有头,债有主!”
 
    乔向荣经过李鱼身旁时,注目向他看了一眼,李鱼便跟着他向外走去。杨千叶和龙作作自然紧随其后。
 
    李伯皓和李仲轩面面相觑。李伯皓道:“大家说了一堆屁话,这就完事了?我的剑才拔出一小半啊。”
 
    李仲轩自以为是地道:“这你不懂,大人物做事,通常都是能动嘴的绝不动手!”
 
    赖跃飞额头青筋都快绷起来了,一字一句地道:“你们再不滚蛋,老子就要动手了!”
 
    李伯皓、李仲轩两兄弟瞧见四下雾气之中似有不少人影闪动,顿时唬了一跳,急忙掉转头,飞也似地逃去。
 
    王恒久慢慢踱到赖跃飞身旁,冷冷地道:“你很威风么!”
 
    赖跃飞尴尬地道:“大梁,我也不曾料想乔向荣会出面啊,乔大梁的面子……”
 
    王恒久黑着脸道:“乔大梁要面子,那我的面子呢?”
 
    赖跃飞期期地说不出话来,王恒久转向他,脸上慢慢露出令人心悸的笑容:“赖跃飞,我还你还不及那个后起之秀的李鱼聪明。”
 
    赖跃飞怔怔地道:“大梁这话,从何说起?”
 
    王恒久道:“我要对付的人是谁?是李鱼吗?”
 
    赖跃飞一呆,突然无比悔恨。王大梁要对付的就是乔大梁,目的就是要夺取常剑南之下第一人的位子啊,为何乔大梁一到,我就失了分寸,只顾撇清,反而忘了本来目的?
 
    王恒久盯着他,又道:“若我不在,你出言顶撞乔大梁固然不妥。我既然在,你怕什么?有什么事,有我兜着,你是负责往前冲的那个人,你退了,你让老夫如何施展?”
 
    赖跃飞听着,已是一脸铁青。
 
    王恒久抬起手来,在他脸颊上拍了两记,微笑地道:“有脑子,并不是坏事。但最怕的就是只有一副并不聪明的脑子,偏偏还要自作聪明,那样,就莫如没有脑子了。”
 
 第306章 财神
 
    王大梁说罢,负手向外走去。赖跃飞脸颊抽搐了几下,急忙追上两步,道:“大梁,那我……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王大梁头也不回,悠悠然向外走去:“刘啸啸如此无用,推出去就推出去吧。你在哪儿跌倒的,就在哪儿给我爬起来,否则,你也是无用之人!”
 
    王恒久说完这句话, 身影已消失在曲廊尽头。
 
    赖跃飞站在雾里,品咂着王恒久的这句话,目中渐渐露出了凶光。
 
    要找回他的面子,要取回王大梁的宠信!
 
    从哪儿跌倒,就从哪儿爬起来!
 
    赖跃飞想像着他把李鱼也削去双臂,变成人棍的模样,忽然发出一阵渗人的阴笑。
 
    李鱼跟在乔向荣背后,向大门外走去。
 
    身后落后六七步,是龙作作和杨千叶,再落后六七步,是李伯皓和李仲轩。
 
    赖府大门洞开,从中轴线可以一眼望见大门外簇拥在那儿的人群,而院落里却是空空荡荡,并无一个赖府中人。
 
    乔大梁走着走着,忽然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李鱼跟行了两步,道:“王大梁不会善罢某休的。”
 
    乔大梁道:“那你打算……”
 
    李鱼道:“先下手为强!”
 
    乔大梁扭头看了他一眼,继续向外走着,问道:“你有人手?”
 
    李鱼看了眼大门外,西市署各司各房的人,闻声赶来的勾栏院的那些原伎人伶人,回答道:“有!但不堪大用!”
 
    乔大梁负着双手,一边向外走,一边道:“要用人,有三个来路。”
 
    李鱼道:“愿闻其详。”
 
    乔大梁道:“其一,物色招揽,这个办法最慢,但可以栽培成心腹。”
 
    李鱼沉默了一下,道:“来不及!第二呢?”
 
    乔大梁道:“其二,西市包罗万象,买卖的可不只是物。这里有七八个人,通称‘地鼠’,专门负责帮人招揽黑道人物,只要付钱,什么事都可以替你完成!”
 
    李鱼道:“这个法子可行,还有第三?”
 
    乔大梁道:“西市只是一个小江湖,用钱可以收买的人固然不少,但一等一的高手却不多,所以,还可以放眼更大的江湖。”
 
    李鱼笑道:“既然也是有钱解决,那就好办!”
 
    乔大梁笑了一声,道:“不错!只要用钱能够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他顿住了脚步,转向李鱼,笑得天官赐福一般:“我有钱,有很多钱!整个西市,掌握钱财最多的人,就是我!其实我手下的人都叫我财神,你也可以这样叫我。”
 
    李鱼道:“这名字比大梁好听,也比大梁威风!”
 
    李鱼向他拱了拱手:“财神!”
 
    乔大梁笑了:“既然我是财神,钱的事,你就不用担心。地鼠名单和钱,我明日派人送去西市署。”
 
    他们说着,走出了大门,因为有乔大梁在,门外众人一时不敢围上来。乔大梁也没理会他们,径自向前走去,人群立即左右一分,让开一条道路,但是当乔大梁走过去后,人群中却突然有几个人跟了上去,显然是乔大梁的侍卫。
 
    “王大梁不会善罢某休的。”
 
    乔大梁一边负手而手,一边品味着李鱼方才说过的这句话。他不说“赖大柱”不会善罢甘休,而是说“王大梁”,这个年轻人,有意思!很有意思!
 
    乔大梁会心地笑了一下,微微抬头,看了眼他从此处根本看不到的“楼上楼”,“楼上楼”的常老大不会对此毫无察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