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敢对我动手樊海珏思考了一下才说道不过他

苏锐大步流星,虽然没跑一步,但是速度却很快,她能够跟到现在这份上,已经是极为不容易了。
 
    “好,那就休息一下吧。”
 
    苏锐停下了脚步,忽然间一把拉住了樊海珏的右手。
 
    “你要……干什么?”樊海珏很意外,她环视了一下周围,虽然月光很皎洁,能见度也不错,但旁边并没有一个人,环境十分的幽静。
 
    如果苏锐要在这个地方把她给那什么的话,就算是樊海珏扯破嗓子求救,也不会有人应答的。
 
    当然,或许她压根就不想反抗,这可能本身就是她比较期待的一件事了。
 
    苏锐当然不会这么做,他只是看了看樊海珏的手,说道:“你的手比我想象中要光滑不少。”
 
    “女人都是很注重保养的。”樊海珏说道。
 
    苏锐忽然一把拽过了她腰间的冲锋枪,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乌齐冲锋枪,满弹的情况下,重量大概七斤重,你刚刚用枪指着木塔的时候,手臂没有一丁点晃动。”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是不是训练很久了?”
 
    苏锐之所以这么说,并不是无的放矢。
 
    他也想到了先前在边境小镇的餐馆里面所见到的的那个厨子。
 
    当时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厨子是用枪的高手,因为他的手上遍布老茧,甚至中指都微微的变形了。
 
    而苏锐的身上并没有这种情况,因为他特别注重保密身份,隔一段时间就会把老茧修剪掉。
 
    苏锐在此之前感受过樊海珏的双手,那一双手非常的细腻柔软,刚刚也同样是如此,任谁看到这一双手,都不可能把这手的主人往用枪高手的方向去联想的。
 
    可是,从樊海珏先前用枪指着木塔的动作来看,这一定是个用枪老手,持续十几秒的持枪时间,手都没抖一下,要知道,就算是成年男子,单手举着这种重量的枪,也会控制不住的小范围抖动的!
 
    “女人都是很注重皮肤保养的,这并没有什么问题。”樊海珏实并没有任何的遮掩:“而且,我确实是经常练枪的,几乎每天都要实弹射击。”
 
    苏锐把樊海珏的手给放开,摇了摇头:“在金三角这样活着,不累吗?”
 
    “我能有什么办法?”樊海珏摇了摇头:“我不想成为别人眼中的花瓶。”
 
    “以你的能力,哪怕在华夏首都,同样可以混得风生水起。”苏锐眯着眼睛说道。
 
    “不,那样反而不是我想要的。”樊海珏调整了几下呼吸,“好了,我现在没问题了,咱们继续走吧。”
 
    “好。”苏锐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带着樊海珏朝前方走去。
 
    后者带着两把枪,腰间好几个弹匣,手雷什么的也是一应俱全,总负重在二十公斤以上,在这种条件下,仍然能够勉强跟上苏锐的速度,也真是不容易了。
 
    苏锐越来越对樊海珏刮目相看了,但是,这种刮目相看却并不代表着绝对的信任。
 
    “夜莺!你在哪里?”樊海珏开口喊了一声。
 
    苏锐转过脸来,立刻制止:“现在不要出声,出声就意味着给敌人报出了你的坐标。”
 
    樊海珏似乎也认识到了自己的失误,连连道歉,然后解释道:“我只是想让夜莺知道咱们来了。”
 
    “先前你的人漫山遍野喊了这么多声,如果夜莺能听到并且行动自由的话,她早就出现了。”苏锐摇了摇头:“所以,我们这次来,并不是主要寻找夜莺的。”
 
    并不是主要寻找夜莺!
 
    “那是做什么?”樊海珏下意识的问道。
 
    “引蛇出洞。”苏锐只是简单的给出了四个字,却并没有多做解释。
 
    樊海珏有点不解:“我不是特别明白。”
 
    “可能你待会儿就明白了。”苏锐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现在告诉我吧。”樊海珏露出了一丝娇嗔的神色来:“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可着实不太好受呢。”
 
    “说实话,你可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苏锐话锋一转。
 
    “怎么突然说到这个话题上面了?”樊海珏笑了一下:“其实这些年里,我觉得我做的还挺不错的。”
 
    苏锐却摇了摇头:“这种事情,并不是你觉得不错就不错的,就拿今天晚上来说吧,敌人已经在你大本营的附近布置了那么多的地雷,可你们却没有半点察觉,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这的确是我的疏忽。”樊海珏也并没有说出“不是我太弱,是敌人太强大”之类的借口,她的错她就认了,这很能赢得别人的好感。
 
    “估计等我们回去之后,你要惩罚几个人了。”苏锐淡淡的笑道:“基地外围警戒的负责人,这次得给严办了。”
 
    樊海珏深深的点了点头。
 
    两个人并没有再聊天,同时苏锐把脚步放的很轻。
 
    在走出军营的时候,苏锐很随意的背着一把突击步枪,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示意樊海珏蹲下身子来,然后把步枪端了起来。
 
    看着苏锐的动作,樊海珏的呼吸骤然间有点急促,她知道,一定是有情况了。
 
    “前方有人。”苏锐压低了声音。
 
    樊海珏完全没感觉到前方有人的脚步声,可是苏锐让她这样做,她就只能照办了。
 
    她也伏下身子,用冲锋枪对着前方。
 
    一分钟后,这才有沙沙沙的脚步声传来。
 
    苏锐从瞄准镜里面看着对方的身影,略略一瞄准,便扣下了扳机!
 
    一声枪响,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樊海珏看到那个人影猛然一颤!
 
    苏锐立刻冲了起来,三步两步便跨越了一大段距离,来到了那人的跟前。
 
    此时,这个家伙已经倒在血泊之中了。
 
    他穿着当地村民的服饰,背着一把枪,单单从服饰上来看,并不能分辨出此人到底是哪个势力的。
 
    苏锐在这个尸体上简单的翻找了一下,也没有发现能够证明其身份的东西。
 
    很快,苏锐便拉着樊海珏埋伏到了一边。
 
    “枪声会把敌人吸引来的吧?”樊海珏低声问道。
 
    “要的就是让敌人过来。”苏锐说道:“根据你的猜测,刚刚死掉的那个人会不会是罗达的手下?”
 
    “可能性很大,毕竟除了他之外,整个金三角也没人敢对我动手。”樊海珏思考了一下,才说道:“不过他下午遭受了袭击,现在并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不至于这种时候还能分出精力来攻打我吧?”
 
    “这里是你的总部,你还有其他几个基地,对吗?”苏锐问道。
 
    “算是吧,还有四个,不过都没有这么大的规模。”樊海珏真正演绎了一出现代版的“狡兔三窟”。
 
    而最狡猾也最令人拍案叫绝的是,在这几个老巢里面,压根就没有一个真身存在!
 
    “从最近的基地到这里需要多久?”苏锐眉头微微皱起。
 
    “因为路不太好,全速行军的话,至少也得四个小时。”
 
    “四个小时?”苏锐默默的算了一下时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两人静静的潜伏了十几分钟,终于有脚步声传来了。
 
    这次可不止一个人。
 
    苏锐透过瞄准镜,看到了那几个悄悄行走的身影。
 
    鬼鬼祟祟的,明显非常警惕。
 
    苏锐并没有说话,而是直接伸出手……伸向了樊海珏的腰间。
 
    樊海珏咬了咬嘴唇,趴在苏锐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没想到这个时候你还要玩这么刺激的事情……我可愿意全力配合你……”